(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在難以尋求南北關係改善時機的情況下,離散家屬重聚本身,就成為很有價值的第一步
  本刊記者/ 張君榮
  朝鮮半島東岸、距“三八線”往北幾里的金剛山。作為朝鮮為數不多的“國際旅游特區”之一,金剛山國際旅游特區從2011年開始,由朝鮮政府、韓國現代集團共同經營。2月末,馬路兩邊的冬雪還未融化。
  2月20日下午1時,事先就清空游客的金剛山上,10輛大巴、5輛卡車和3輛救護車緩緩行駛進來,一直駛到金剛山假日酒店門口——酒店建於1998年韓朝關係的緩和期,由韓國現代集團投資建成;除了旅游商業功能,其最主要的是政治功能,即為韓朝離散家屬提供團聚地點。
  84歲的首爾退休幹部金西林坐在大巴裡,大巴裡和他一起坐著另外81名韓方離散家屬及58名陪同者。他們提前一天聚集到韓國三八線附近的城市束草市,次日早上8:20乘坐大巴,盤旋山路,前往這裡。
  金西林這次是為了見到他離散在朝鮮的妹妹。63年相隔不見,金西林依然確信,他肯定會一眼就認出妹妹。
  事實上,負責南北家屬見面的韓朝雙方紅十字會,已經為大堂里等候的朝方家屬們的桌子編了號。時隔多年,很多離散親人已經認不出對方。
  金西林在準備出發前夕,對媒體暢想,見到妹妹後,“我要趕快擁抱她,感謝她活了這麼久。”看起來滿頭銀髮、精神矍鑠的他,其實已經患有慢性心臟病許多年了,“然後,我要問問妹妹,爸爸、媽媽是何時去世的,還有我們的哥哥、姐姐,是什麼時候離開的”。
  無論如何,金西林和他的妹妹是幸運的。下午3時,分離63年後,兄妹兩人終於見面。一起來的另外的81名韓方家屬,也與他們在朝方的178名離散家屬見面。
  第一次就是最後一次
  因為事先接受了培訓,離散家屬雙方不允許交談任何涉及政治的內容。多年未見的家屬們在會面之前,都各自準備了禮物。多是照片、先輩的遺物,也有韓國老人為對方家屬帶了滿口袋的方便食品。
  金剛山大廳里,乘大巴車走了80公里積雪的山路趕來的張春,顫顫巍巍握住弟弟張華春的手,古稀之人老淚縱橫。
  4個月前,原定在2013年9月的中秋節離散家屬會面,突然被朝方指責“首爾惡化雙邊關係”而臨時取消,張春通過紅十字會,收到了弟弟張華春的一封信。信上,弟弟寫了自己的近況,還附上了自己的結婚照片以及近期照片。張春記得,離散那年弟弟才8歲。
  和金西林和張春相比,85歲的李根蘇,就不幸得多。從2010年起,韓國統一部為離散家屬重聚設立了電腦隨機選號系統。一旦政治議程談好,確定了重聚行程,便從已報名且在世的7萬多人中,通過電腦“搖號”決定參加該次重聚的人選。2013年9月那次既定的韓朝家屬重聚,李根蘇和金西林等老人一樣,他們都被幸運地選中了,而在此之前,他們已經等了25年,這25年來共有過18次限制名額的(每次約100人)離散家屬見面機會。
  朝鮮突然宣佈取消那次重聚活動,讓金西林難過得幾天沒有休息好,李根蘇則“十分震驚”,身體狀況也由於突然受到打擊而惡化。
  當雙方政府終於重新設置好見面議程後,就在見面的頭一天,李根蘇在韓國統一部見面前的體檢中卻被告知,他的身體情況太差,不可能去見他的妹妹了。
  在金西林等一行老人準備出發的2月20日早上,還有人身體出現不適。和大巴一起隨行的,還有3輛救護車。許多老人或拄著拐杖,或坐輪椅。
  雙方原定各100名中秋團聚家屬名單,被擱置4個月後,由於各方老人身體情況變化,都有所減少。
  此次金剛山會面從2月20~25日,先後有兩撥家屬,各有3天的見面時間。
  第一天有兩小時的集體會面、晚餐。第二天,則是兩小時的私人會面、集體午餐、集體會面。第三天,有1個小時的告別時間。除安排外的時間,雙方要留在各自房間里,不得私自見面。
  “我想,這應該是我的最後一次機會了,” 在臨出發一周前,韓國首爾西區的家中,金西林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表示,“我還能活多久呢。”
  “第一次就是最後一次,排隊等候的人太多了,幾乎沒有人有第二次機會。”曾經在2010年報道過韓朝離散家屬重聚的前美聯社記者金光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
  據韓國統一部網站顯示,在12.8萬登記申請同北方家屬見面的名單中,八成已超過70歲,已有44%因為年老而去世。
   “金正恩時代頭一次”
  “這是金正恩時代,韓朝離散家屬的頭一次重聚。”來自韓國的記者金光泰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對於韓朝雙方來說,離散家屬重聚,向來同南北經濟、政治利益密切相關。
  朝鮮戰爭之後,韓朝以北緯38°線附近為界,在“冷戰”中各踞一方。多年來,南北雙方政府,各自禁止在戰爭中離散的親人以書信、電話等任何方式取得聯繫。
  直到1980年代中後期,朝鮮的傳統貿易伙伴蘇聯走向解體,韓國也面臨現代化的經濟轉型壓力,韓朝雙方同時出現對外貿易的需求,經濟合作也應運而生。與此同時,“冷戰”意識形態也漸入黃昏,韓朝政府第一次通過雙方紅十字會,促成了半島離散親屬首次團聚。此後整個1990年代,伴隨著雙方貿易合作,雙方政府也不定期安排離散親屬見面。
  2000年,金大中與金日成“雙金會晤”,雙方貿易合作從民間上升到政府層面。同一年,雙方各自組織100名離散家屬訪問團,到平壤和首爾進行訪問,成為自1985年以來朝鮮半島南北方第一次大規模的離散家屬互訪。此後,盧武鉉延續“陽光政策”,韓朝基本實行“政經分離”政策,合作開發開城工業區以及金剛山等旅游項目,雙方離散家屬重聚逐漸增多。到2007年,韓國已成為朝鮮的第二大貿易伙伴。
  1985年至2010年間,朝韓當局通過雙方紅十字會,共安排了4386組離散家屬會面,計21891人。
  最近一次韓朝離散家屬見面,是在2010年10月。彼時,處於權力過渡期的朝鮮,在 “天安艦事件”後,主動拋出橄欖枝,促成雙方離散家屬見面,目的是尋求韓國物資援助,並恢復韓國投資的金剛山旅游區的營業。
  不過,隨後的11月,韓國單方調查“天安艦事件”結果未獲得聯合國為代表的國際社會認可。11月23日,韓國開始舉行軍演,期間向朝韓西部的爭議水域發射實彈,朝鮮遂向韓國延坪島炮擊,造成韓方人員傷亡,即“延坪島事件”,雙方關係嚴重惡化。“探親”更成為不可能。
  2011年12月,金正日去世,金正恩接任最高領導人。朝鮮開始了加固內部權力穩定的一系列動作。
  2012年韓朝雖然沒有明顯衝突,但恰逢金正恩上任,韓國總統換屆。兩國都處於權力交接期。
  2013年2月樸槿惠就任韓國總統,3月11日,朝鮮進行第三次核試驗,金正恩隨即宣佈朝鮮停戰協定完全無效,進入準戰爭狀態。年底,朝鮮又發生“二號人物”張成澤“叛變”事件,朝鮮內部變化使朝鮮半島局勢難以穩定。
  直到2014年初,金正恩在新年獻詞提出要改善同韓國關係:
  “北南關係的歷史證明,同族對抗只能導致戰爭。南朝鮮反統一勢力應拋棄同族對抗政策,走向民族和解、團結和統一之路……
  作為回應,1月6日,韓國總統樸槿惠公開敦促朝鮮同意家屬團聚事宜,以實際行動表達誠意。樸槿惠還承諾,一旦離散家屬團聚促成,韓國政府方面也將提高對朝鮮的人道援助。
  2月7日下午,朝韓雙方3年來首次派出高層領導人,在邊界進行談判。雙方確定了將於2月20~25日在金剛山舉辦離散家屬會面活動,並安排了相關細節。
  平壤和首爾關係仍緊張
  “從減緩家屬分離的痛苦這個角度看,這次家屬重聚也是朝韓關係一個積極的進步。” 韓國國立釜山大學訪問教授日向亮說。
  “金正恩上任以來的態度是,如果美韓繼續聯合軍演,就拒絕繼續推進家屬重聚的進程。”這幾年,金正恩不僅繼續堅持好戰姿態,而且忙於鞏固政權穩定。
  另一方面,2013年2月樸槿惠上任後就逢朝鮮核試驗,韓國政府也採取了比較強硬的態度來回應朝鮮的威脅。此次朝韓見面,美韓軍事演習並沒有被推遲或取消。
  在此背景下,很難尋求改善南北關係的時機,所以離散家屬重聚的本身,就成為很有價值的第一步。
  實際上,每一次離散家屬團聚協議達成,往往都有韓國對朝鮮的人道援助在背後支撐。以2010年10月金光泰報道離散家屬見面,韓國給朝鮮的人道援助是:包括5000噸大米在內的價值850萬美元的食品援助。
  日向亮則認為,見面並不是雙方解決所有問題的突破,到目前為止,“在對朝鮮的食品及重要物資援助方面,根本也還沒有達成什麼協議,平壤和首爾間的緊張關係,也並沒有完全解除。”
  值得關註的是,2月24日舉行的2014年度韓美“關鍵決斷”和“鷂鷹”聯合演習,今年並沒有像往年一樣進行高調的媒體宣傳。
  由於1月底韓國西南部出現禽流感疫情,並依然有加重趨勢,部分韓國陸軍接受調遣,已經被投放到抗擊禽流感的一線。因此,今年參加美韓例行軍事演習的韓國兵力,也將減少。★  (原標題:南北關係改善時機下朝韓家屬見面成有價值第一步)
創作者介紹

Samantha

gi23giqv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