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文基
  聽鄰居轉告法院傳他到庭,王大寶的頭立馬大了一圈。
  為了要回自己在鄰縣磚廠的工錢,王大寶和李二貴破天荒地打起了官司,倆人一起將磚廠老闆告上了法庭。
  這可真是大姑娘出嫁頭一遭。進了法院才知道打官司就是打證據。法庭上,法官讓雙方舉證,可憐王大寶和李二貴手裡無片紙證據,他們的證據就是磚廠那一摞摞的磚坯子,只能對老闆說做人要有良心。磚廠老闆卻白眼一翻,拿出個賬本說兩人的工錢早就逐月結清。
  下了庭,有好事的人跟王大寶和李二貴說,就你們倆這樣的官司那是非輸不可。這可真讓王大寶和李二貴前心涼到後心了。
  正在倆人著急上火的時候,有人指點他們:去給趙庭長送點禮。反正事實是有的,只是找不到證據,或許送點禮找法官通融通融,法官看你倆可憐,沒準就判你們贏呢。
  王大寶和李二貴心想也是,人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幹了活拿不到錢還被人在法庭上耍了,這口氣說什麼也咽不下去。但李二貴卻心有餘而力不足,他老婆長年卧病在床,家裡早就負債纍纍,雖然跑東家走西家,找親戚請鄰居,磨破嘴皮子,求情下話,結果還是告貸無門,硬是拿不出分文禮錢來。王大寶也知道李二貴的家底子,便只好自己東挪西借,湊了2000元錢。
  那天王大寶懷揣從銀行兌換的嶄新的二十張百元大鈔,興衝衝地來找趙法官。剛一見面,趙法官蠻熱情的,噓寒問暖,孰料等王大寶拿出錢來放到桌上,趙法官的臉就撂下來了。趙法官告訴王大寶要依法維權,不要送禮行賄,既害自己,又害別人。王大寶開始以為趙法官是跟自己做戲,便想留下錢就走。誰知趙法官轉眼變成了黑包公,把王大寶罵了個狗血噴頭,警告他要麼乖乖把錢拿走,要麼跟他去法院紀檢監察室依法處理。
  王大寶哪裡見過這陣勢,訕訕地拿著錢回家了。開庭沒證據,送禮被拒絕,一定是對方使了後手,看來官司是非輸不可了。王大寶和李二貴有點絕望,自己一介小老百姓,除了等著輸官司還能有什麼辦法?
  如今,法院來了傳票,王大寶心裡發虛,壓根兒不敢去。可是,自己是原告啊,躲著也不是辦法,王大寶只得叫上李二貴硬著頭皮來到法院。
  進門一瞧,趙法官還是那麼熱情招呼他們,這讓王大寶和李二貴心中猜疑,莫非法官們也微笑服務,無論誰輸誰贏都是笑容滿面?
  招呼著王大寶和李二貴坐下,趙法官說:你們的工錢已經如數要回來了。這句話差點讓王大寶從椅子上蹦起來,他瞪著趙法官說了一句,法官,你可不興捉弄我們啊。
  趙法官擺擺手,讓王大寶先別激動,然後告訴他們,雖然磚廠老闆說已經付清了你們的工錢,可我們查對磚廠的賬目後,發現磚廠老闆沒說實話。經過我們多次上門做工作,磚廠方面已經把拖欠你們兩人的工資如數交到法院,今天你們就把錢領回去。
  王大寶和李二貴都驚獃了,倆人半天說不出話來,直到數錢的時候手還不停地發抖。
  (作者單位:甘肅省民勤縣法院)
  (原標題:送禮)
創作者介紹

Samantha

gi23giqv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