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考消息網12月18日報道 英媒稱,當兩名來自英國埃塞克斯的老外決定在中國創辦名叫“壞猴子”的酒吧時,大家都說這是一個壞主意。
  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12月17日以《中國釀酒革命背後的兩名英國人》為題報道稱,他們的朋友所擔憂的問題是,大理這個城鎮對一家音樂酒吧來說太悶了,而且他們計劃建造酒吧的街道也很冷清。除此之外,他們最反對的就是酒吧的名字。
  “每個人都對我們說,‘叫它壞猴子是犯了一個錯誤。’”現年49歲的卡爾·奧克利回憶說。在英語里,“壞”可以有俏皮的內涵,但在中文,這個詞只意味著“不良、有缺陷”。
  朋友們建議把名字更改為“猴子酒吧”或者“好猴子”酒吧,但卡爾和他的生意伙伴、38歲的斯科特·威廉斯堅持用“壞猴子”。
  如今,11年後,他們打理的這家酒吧已成為中國最成功和最受歡迎的出售自製啤酒的酒館之一,生產和銷售著自己的啤酒。
  他們成功的部分原因來自地理位置。大理位於中國西南部雲南省,是一個世外桃源的地方。坐落在巨大的綠色蒼山山脈以及狹長的洱海之間,幾十年來,大理成為藝術家、音樂家和嬉皮士最愛的地方,他們在藍色的天空下慢慢地生活。周圍的丘陵地帶有野生的大麻,直到最近,沿街居然也已經有了。
  這裡一開始是背包客勝地,目前已經變成了中國最知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壞猴子”酒吧所在的人民路上,現在遍佈著咖啡館、麵包房、麵店、小擺設攤,以及出售當地白族人豐富多彩的手工藝品的紀念品商店。
  當斯科特最初於2002年來到大理時,這裡安靜得多。“人煙稀少,它只是一個沉睡的小鎮。”他回憶說。
  斯科特之前曾在成都教英語。他決定在大理的舊城區租一個小地方,改造成一間酒吧。“當時只是為了好玩,我從來不曾想過會發展到現在這麼大規模。”
  卡爾是一年後來的。他與斯科特是在泰國相識的,當時他在那裡管理著一個成功的修車行。在此之前,他在印度南部開過一個背包客酒吧,在牙買加開過另外一個,當時他才19歲。
  兩人決定創辦這家“壞猴子”酒吧,並且擁有100%的股份。
  他們找到一個適度大小的場地,不比當地一家郵局大多少。卡爾設計的標牌:一隻姦笑的黑猴,嘴裡叼著一根點燃的香煙,手裡端著一個綠色的啤酒瓶。
  幾乎每一樣東西——椅子、桌子、凳子、吧台,甚至漢堡包——都是他們親手製作的。
  “很多年前,我們的中文實在是糟糕透了,無論我們說什麼,裝修工人都是站在那裡摸不著頭腦似的,所以我們就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了。”卡爾笑著說。開始醞釀自己的啤酒的決定是在2008年作出的。
  卡爾說,當時他們去了美國加利福尼亞,親眼看到自釀啤酒在那裡擁有龐大的市場,因此他們決定在中國也這麼做。
  在這個世界上第二大經濟體,啤酒是一個成長之中的市場。市場研究公司歐睿信息咨詢公司的一份報告估計,到了2017年,從價值來看,中國將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釀酒商。從數量上來看,中國已經是世界上最大的了。
  但是在中國,對於更高質量、製作精密的啤酒的需求也在增長。由於收入增加,口味不斷變化,釀酒業在中國冉冉上升。
  然而,在中國欠發達的西南部,精心釀製的啤酒仍然很難得到。這種稀缺性才顯得“壞猴子”十分特別。“壞猴子”酒吧填補了空白。在整個中國南部,他們是第一家這麼做的。
  在“壞猴子”酒吧里,所有的酒花來自美國和澳大利亞,他們使用的是德國和澳大利亞的麥芽。水來自蒼山,因其純凈性而聞名。啤酒是在距離酒吧很短車程的小作坊釀造的,但卡爾和斯科特即將極大地拓展自己的業務。他們在雲南省會昆明建造了一個釀酒廠和裝瓶設施。
  有了新的裝瓶業務,“壞猴子”將能夠聲稱創造了另一個第一:第一個西方所有、在中國釀造、在中國裝瓶和分銷的精釀啤酒。雖然他們計劃向中國國內外分銷他們的4種啤酒,但他們將會對銷售其產品的人進行精挑細選。
  卡爾說:“我們認為,有足夠的酒吧想賣我們的啤酒,我們實際上可以說,‘除非你是一個很酷的酒吧,否則我們不賣給你壞猴子啤酒’。”
  縱觀他們的成功,可以看到,他們總是按照自己的方式,以自己的步伐去做事情。他們已經從一個很小的背包客飲酒場所,發展到一個全國知名的全功能釀酒廠,中國人和外國人都慕名而來。
  令卡爾和斯科特有點惱怒的是,中國各地冒出了8個山寨“壞猴子”酒吧,有的甚至還在門上印上了卡爾設計的標識。不過,雖然這些山寨酒吧沒有付錢給他們,但有人仿冒至少也是彰顯他們成功的一個標誌。(編譯/洪漫)
  
  【延伸閱讀】金融時報:中國反腐致歐洲釀酒商業績下滑?
  
  資料圖片:2013年1月31日,人們在法國里昂舉行的國際餐飲酒店食品展上品酒。新華社記者高靜攝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參考消息網4月19日報道 尊尼獲加(Johnnie Walker)蘇格蘭威士忌和斯米諾(Smirnoff)伏特加的製造商帝亞吉歐(Diageo)17日發佈業績報告,第三季度亞太地區銷售額下降近五分之一,導致整個公司有機凈銷售總額下滑1.3%。
  據英國《金融時報》網站4月18日報道,這家在倫敦上市的公司認為,亞太地區銷售額下降19%部分緣於“白酒在中國的銷售業績減弱”。許多外國人覺得太烈的白酒,在中國受到官員青睞。
  巴黎酒企人頭馬君度(音)則表示,在席卷中國的提倡節儉的運動中,該公司的乾邑白蘭地第四季度銷售額下降32.3%,在之前的一個季度中銷售額也出現了類似幅度的下降。
  總體而言,這家君度和凱珊朗姆酒(Mount Gay)的釀酒商可比基礎上的銷售額同比下降了16.1%,該公司還警告稱,其全年營業利潤可能跳水35%至40%。
  報道稱,為討好官員,中國商人以往常常送上奢侈的禮物,但這樣的禮物如今中國官員越來越不敢收了。這影響了整個消費品行業,從瑞士名錶製造商到賓利(Bentley)等豪車製造商。
  帝亞吉歐在今年頭一季度銷售額下降1.3%,而分析師原本預計該季度銷售額會增長1%。亞太地區占帝亞吉歐銷售額的15%
  (2014-04-19 08:59:00)
  
  【延伸閱讀】“大鼻子情聖”的釀酒情緣
  導語:傑拉爾?德帕迪約於2013年2月脫離法國國際加入了俄羅斯國籍,他的 職業寫著:演員/酒農。他宣稱:“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快樂的東西不多,但葡萄酒給了我許多快樂。”(來源:酒博網 文/王羽)“大鼻子情聖”是上個世紀末的一部非常經典的法國電影
  “大鼻子情聖”是上個世紀末的一部非常經典的法國電影,演繹了一個具有喜劇色彩的愛情悲劇,男主角傑拉爾·德帕迪約在1991年憑此劇獲得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也被戲稱為“大鼻子情聖”。傑拉爾?德帕迪約是法國國寶級演員
  傑拉爾?德帕迪約是法國國寶級演員,拍片超過一百部,在多個影展獲影帝封號。傑拉爾是歐洲最多產的電影明星之一,擅長各種電影類型,表演飽滿,具深厚的爆發力,每年都有數部作品推出,在1997年的威尼斯電影節上被授予"終身成就獎"。 1996年獲得法國最高榮譽"騎士勛位勛章"。傑拉爾?德帕迪約年輕時候傑拉爾?德帕迪約和普京
  傑拉爾?德帕迪約於2013年2月脫離法國國際加入了俄羅斯國籍,他的 職業寫著:演員/酒農。他宣稱:“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快樂的東西不多,但葡萄酒給了我許多快樂。”
  傑拉爾?德帕迪約於1989年在法國著名產區盧瓦爾河谷的安茹買下一座13世紀的古堡Chateau de Tigne以及25公頃葡萄園,這裡不光景色瑰麗號稱法國的後花園,也出產全世界著名的葡萄酒。他開始釀酒以後一發不可收拾,又投資230萬歐元購買土地,使葡萄園面積擴張到100公頃,每年可釀造近40萬瓶葡萄酒(共12款),酒標上都印有他的頭像和簽名。當德帕迪約在1990年以《大鼻子情聖》獲得戛納影帝後,他還給其中一種紅酒命名為"大鼻子"(Cuvee Cyrano)。Chateau de Tigne 古堡Chateau de Tigne 地下酒窖Chateau de Tigne的釀酒車間釀酒車間Chateau de Tigne釀酒車間
  對傑拉爾來說,葡萄酒絕不單單是個簡單的名詞,而是代表一個動詞。在喝一瓶葡萄酒時,他覺得"通過一杯葡萄酒,不僅可以滿足感官上的享受,還可以認識到,可以看到,可以想象到隱藏在葡萄酒背後酒農的故事"。對傑拉爾來說,葡萄酒絕不單單是個簡單的名詞。
  傑拉爾認為,對於葡萄酒來說,只存在一個真理,那就是餐桌上的愉悅。而對於酒是不是越貴越好這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傑拉爾也表示他並不迷信年份酒或者品牌酒,面對這些酒,他表示:"我只會說,這個酒好喝或者不好喝,句號。"傑拉爾
  傑拉爾認為,總有那麼一款酒只適合在一個特殊的時刻,一個特殊的地點來飲用。一切來的都要非常的自然,只有會飲用葡萄酒的,懂得傾情的人才可以品出其中的奧妙。傑拉爾不但釀酒而且熱別嗜好葡萄酒
  當被問到,這些年對酒的口感有什麼變化時,他說:"只要是好喝的酒我都喜歡,僅此而已,我喝的比較雜。我喜歡那些可以講述故事的葡萄酒。這種酒有很多。一個葡萄酒人的歷史,一個國家的歷史。我尤其喜歡一些看似平常,但是他們的酒卻可以與我對話的酒莊酒。"
  傑拉爾不但釀酒而且熱別嗜好葡萄酒。除了電影,葡萄酒絕對是傑拉爾的第一嗜好,即便是心臟搭橋手術之後,他也沒怎麼約束自己。2005年10月29日,當57歲的德帕迪約完成《米楚的故事》(《Michou d'Auber》)的最後一組鏡頭,他通過《巴黎人報》宣佈:"我打算息影了,該離開這裡了,這可不是酒醉後的胡話。我沒有什麼遺憾了,我拍了170部電影,已經再沒有什麼要去證明瞭。就想這樣離開,晃晃悠悠地過我的日子。"除了電影,葡萄酒絕對是傑拉爾的第一嗜好
  就這樣,德帕迪約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葡萄園。他表示:"我想更多地參與葡萄園的事務,你必須到現場瞭解情況,而不是僅僅通過電話告訴人們要做些什麼。如果我還有一個尚未實現的理想,那就是像一個手工藝人一樣照看葡萄園和釀造葡萄酒。我夢想重新找回關於釀酒的古老傳統和風俗,當然這並不是一定要否定今天的技術,而是希望在應用於工作中的同時能夠與大自然和諧相處。"
  此外,德帕迪約還在巴黎開了兩家餐館,即位於巴黎歌劇院附近的La Fontaine Gaillon和L'Ecaille de la Fontaine,併在2005年出版了一部200多頁的《我的廚房》,收集了130道私家菜的菜譜以及搭配葡萄酒的心得。他在書中寫道:"葡萄酒是有靈魂的。對我來說,葡萄酒是友誼和分享快樂的代名詞。我喝酒的時候不會喝醉,或是怠慢它。我喜歡葡萄酒,因為它可以讓我有好心情。"他說以後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做葡萄園主這個職業上
  他說以後要把主要精力投入到做葡萄園主這個職業上,親自到種植園跟雇員們交流。他說:"我沒有實現的夢想是:親自照看葡萄園,生產葡萄酒,像手藝人一樣工作。我夢想重新發現關於葡萄酒釀造的古老傳統和風俗,當然我也不一味推拒現代科學技術,我會讓它們跟自然和諧相處。"從傑拉爾的言談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對葡萄酒的那份熱愛:"在這個世界上讓我快樂的東西不多,但是這杯中之物讓我得到了許多快樂。"
  受朗星酒業邀請,傑拉爾?德帕迪約將於本月來北京和喜歡葡萄酒的朋友見面,活動詳情如下:
  帝悅酒莊“大鼻子情聖 ”傑拉爾?德帕迪約——葡萄酒藝術晚宴
  時間:2014年11月17日 18:00——21:00
  著裝:正裝
  地點:北京市朝陽區酒仙橋路798藝術區D區798西街11號,DARA私享家
  停車:798藝術區D區5號停車場
  晚宴酒款:
  Chateau de Tinge les Maillones 帝悅酒莊麥瓏乾白葡萄酒2011
  Chateau de Tinge Pinot Noir 帝悅酒莊黑皮諾乾紅葡萄酒2012
  Chateau de Tinge Terres Chaudea 帝悅酒莊肖迪乾紅葡萄酒2010
  Chateau de Tinge Vielles Vignes 帝悅酒莊老藤精選乾紅葡萄酒2009
  Chateau de Tinge Confidence 帝悅酒莊明星精選乾紅葡萄酒2006
  人數:35人
  聯繫人:張恩澤
  報名電話:15110241205
  報名郵箱:patrickzhang18@126.com
  (2014-11-14 18:47:06)
  
  【延伸閱讀】英報:早期人類發展農業不為麵包為釀酒
  參考消息網12月22日報道 一些科學家聲稱,大約1萬年前——人類進化史上的關鍵時刻——早期人類選擇以耕作為基礎的社會模式的原因是啤酒,而不是麵包。
  據英國《每日郵報》網站12月20日報道,種植穀物使人類一改打獵-採集的生活方式,一個廣受認可的理論是,這些農作物是用來烤麵包的,但專家聲稱,人們願意定居下來並興建農場是因為這樣可以釀酒。
  其中一位專家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生物分子考古項目主任帕特裡克·麥戈文。
  他說,除了醉人和可口外,啤酒還有許多益處,比如維生素B含量高,飲用起來比水更安全(因為釀造過程殺滅了細菌和病毒)等。
  有關啤酒具有重要意義的理論最早是由芝加哥大學中東史前史學者羅伯特·佈雷德伍德於上世紀50年代提出的。
  他針對在納圖夫人(公元前1.9萬年至1.3萬年居住在今天的敘利亞、約旦和以色列地區)居住地發現的穀物和鐮刀表示,大麥是人類定居下來並放棄游牧生活方式的原因,他說納圖夫人把穀物當作食物。
  但他學術上的競爭對手喬納森·索爾說,當時能用的基本收割技術為“他們的勞動”帶來的“穀物回報少得可憐”。因此,他們想要的應該是某種比食物回報更高、更有價值的東西——酒。
  這一理論得到了賓夕法尼亞大學人類學教授所羅門·卡茨的支持,卡茨稱幾乎沒有證據證明麵包流行過。
  報道指出,在伊朗西南部的一個地區,對植物殘骸進行的分析發現,其中只有3.4%是人工種植的穀物。卡茨認為,當時的人耕種和儲存穀物是為了釀造啤酒。
  他說:“小粒穀物農業起源背後的刺激因素或許是口渴而非饑餓。”
  訂閱2014年《參考消息》贏取iPad大獎,立返手機充值卡。>>
  (2013-12-22 15:47:14)
  
  【延伸閱讀】美國男子“啤酒肚”貨真價實腸胃可自行釀酒
  中新社休斯敦9月23日電 (記者 王歡)美國得克薩斯州一名男子擁有一個貨真價實的“啤酒肚”,緣於他患上一種罕見的“自動釀酒綜合症”,吃下的澱粉類食物可在肚子里自動發酵成酒精,即使滴酒不沾也會醉倒。
  據美國廣播公司報道,當61歲的男子因頭暈眼花趕到醫院時,他血液中的酒精含量高達0.37%,是得州當地酒駕標準的近5倍,所有人都認為他喝醉了。
  但這位大叔堅稱自己滴酒未粘。“他感到頭暈目眩,很不舒服,身上酒味很重,看上去就像喝醉了,還可能酒精中毒。”得州帕諾拉大學護理學院院長科德爾(Barbara Cordell)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但他卻說自己真沒喝酒。他身為護士的妻子相信他,我也相信他。”因此,科德爾和胃腸病學家麥卡錫(Justin McCarthy)開始研究,這位患者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實驗過程中,這名男子被隔離了24小時、確保沒有接觸任何酒精或糖後,他的血液中酒精含量仍高達0.12%。
  專家研究後驚奇發現,這名男子患有罕見的“自動釀酒綜合症”,也稱為“腸道發酵綜合症”。概括來說,他的胃腸就如同一個啤酒釀造廠,其中酵母菌的數量多得驚人,所以他吃下的食物、特別是糖類化合物會在酵母的作用下發酵,自行生成酒精,使他由內而外“被喝醉”。
  研究人員懷疑,他可能因為2004年腳傷手術使用了抗生素,藥物殺死了其腸道內的全部細菌,使得酵母茁壯成長。
  目前,這名重新定義了“啤酒肚”的患者,已在醫生的建議下,減少澱粉和碳水化合物的攝入量,同時堅持服用藥物抑制其體內酵母菌的活性。(完)
  (2013-09-24 06:53:00)  (原標題:英媒:兩名英國人在中國大理的“釀酒革命”)
創作者介紹

Samantha

gi23giqvw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